APS如何进行诊断?

APS的诊断取决于临床和实验室检测,并且至少需要一项临床指标同时存在一项实验室指标(表I)。根据ISTH科学和标准化委员会(SSC)的指导方针,狼疮抗凝测试应该只在有APS重大风险或呈现活化磷脂时间(APTT)不明原因的延长的患者中进行。由于APS特定的实验室参数缺乏变化,因此实验室诊断是很复杂的。实验室诊断因此依据一连串的测试, 包括凝血试验和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

凝血试验

执行凝血测试以证明狼疮抗凝物的存在能延长基于磷脂的凝血测试的时间。

狼疮抗凝剂的存在对APS具有高度特异性, 且后者与血栓事件 或胎儿损失之间有很强的关联性。

然而,假阳性和假阴性的数字是相当高。

许多因素会影响这些测试的敏感性和特异性不足,包括分析前,分析和分析后的变量。

 

循环狼疮抗凝剂诊断标准

 

存在四个此类标准,现归纳如下。

II:狼疮抗凝剂实验室诊断标准

1.    磷脂依赖性凝血测试时间延长

2.    混合病人/正常血浆测试中的抑制验证

3.    验证凝血时间延长是磷脂依赖性的:通过加入过量磷脂(确认测试),缩短或校正最初延长的凝血时间。 

4.     排除针对凝血因子特定的抑制剂(如抗Ⅷ因子抗体)。 

分析前的阶段对APS的诊断是至关重要的

血浆中残余血小板的存在可影响依赖于血小板源磷脂的凝血试验; 这种磷脂可以中和样品中存在的抗磷脂抗体,产生假阴性。因此,建议执行双重离心,包括:室温下在2 000g初步离心15分钟,之后在超过2500g再次离心10分钟,以获得血小板含量少于10 000个/µL的血浆

测试的选择

已提出了许多磷脂依赖性测试。

由于各测试之间不同的敏感性以及在某些测试缺乏标准化,国际血栓与止血学会(ISTH) 已发布有关选择使用测试的准则。

应使用采用不同原理的两个独立的测试系统

任何情况下均应使用稀释拉塞尔氏蝰蛇毒时间(DRVVT)。此测试被认为对狼疮性抗凝血剂检测是特定而强有效的。

执行的第二个测试是在计算 其灵敏度时使用二氧化硅作为活化剂的APTT。不建议使用高岭土或鞣花酸作为活化剂,也不建议使用稀释凝血酶原时间,基于ecarine或textarine倍数的测试,或使用高岭土凝血时

 

混合研究

所使用的汇集的血浆按常规方法制备。为获得含血小板少于10 000个/µL对所有因子有接近100%的活性的血浆,需要进行双离心。商业汇集血浆,无论是冻干或冷冻,可以用来提供其符合必要的条件,并已为此进行了验证。

 

混合测试必须包括未经预先培养的测试血浆和汇集的正常血浆之间1:1的比例。混合研究之前的凝血酶时间测试能证明样品中 肝素或其他抑制剂的存在。然而,某些试剂,特别是在DRVVT测试所使用的,含有肝素酶抑制剂,允许样品中进行的测试含有高达0.8 IU 的 anti(抗)-Xa/mL。

确认测试

这些涉及对存在过量磷脂的血浆样品的凝血时间的校正评价。应使用双层磷脂或六角相磷脂。相反,由于批次间的变化,不建议使用冻融的血小板。

排除针对凝血因子的特定的抑制剂

针对给定的凝血因子(主要为:因子VIII或因子IX)的特定抑制剂的筛选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这些抑制剂的存在可能使患者受到高的、潜在危及生命的要求由专业团队立即处理的出血性风险。此测试包括检测有问题的因子,必要时,特异性筛选,以及抑制剂的检测。

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

抗心磷脂抗-ß2-GPI抗体的筛查在APS分类(表I)中指出。虽然两种情况下都需要进行IgGIgM抗体筛查,但由于IgM抗体与血栓形成的迹象明显的相关性较差,其筛查价值是有争议的。此外,在阐释IgM抗体检测结果时,必须允许冷球蛋白或类风湿因子可能存在。

对尽管APS强烈怀疑但狼疮抗凝物筛检结果阴性的患者,抗-?2-GPI抗体的筛检尤其重要。在APS的诊断中,抗-?2-GPI抗体测试看起来比 抗心磷脂抗体检测特异性更强。对于3至10%的呈APS的患者,抗-?2-GPI抗体筛查事实上可能是唯一呈阳性的检测。尽管缺乏测试标准,抗-?2-GPI抗体检测显得比抗心磷脂抗体检测的重复性更强。

 

其他测试

凝血酶生成和抗磷脂抗体

研究已经证明,在呈现APS的患者中,凝血酶生成受抑制,尤其是抗-?2-GPI抗体存在情况下。此外,凝血酶生成抑制与先前临床症状的存在有相关性。

 

顶部